敬佑生命守初心 ——2019年“最美医生”巡礼(上)

  “无论病人在何处,只要我力不从心,我都愿意全力以赴帮助他们。”葛均波说。84岁的梁阿姨是一名外地来沪患者,当地医院诊断为心成效不全,保举到上海就诊。她离开徐汇区中心医院,恰恰遇到葛均波院士团队在上层出诊。梁阿姨患有繁杂心脏病,本来需要多次手术。为缩小患者反复手术的痛苦,葛均波一次手术完成冠状动脉及外周血管参与两项治疗,实现了患者获益最大化。

  当一个人离开凡间,是谁接住了第一声啼哭?当一个人遭受病痛,是谁挡住了死神的脚步?当一个人命若游丝,是谁陪他走过最黯淡的时候?生死相依,不离不弃,这就是医生!

  张俊廷说:“作为一名医生,我无法拒绝病人,那是我的责任。”在医院里,他总是不停地被来自各地的患者“围追堵截”:出门诊时,没有挂上号的病人不断地哀求加号;刚走下手术台,守在手术室外的病人央求看片子。于是,他的吃饭光阴一拖再拖,甚至直接省了。有时,他刚出完门诊,接着就得上手术台。

  “技不在高而在德,术不在巧而在仁。”这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复旦大学隶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葛均波的座右铭。他曾创造了冠心病治疗的多项“第一”,成功挽救超过2000例危重急性心肌梗死患者。他自主研制的可降解涂层新型冠状支架,平均每年使超过10万例冠心病患者获益,可为患者和国家每年节省医疗费用支出15亿元。

  “看到一个个小生命被救过来,自己支付多少都值了”“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心愿,我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”……今年8月19日是第二个中国医师节,主题是“弘扬崇高精神,聚力安康中国”。

  常怀医者仁心,倾情回报社会。看门诊、做手术、讲课……姚玉峰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,依然无法称心病人的需求。他意识到,面对成千上万的眼病患者,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。2009年开端,他义务举办全国角膜病学习班,无偿献出专利技术,至今连续举办11年,累计培训7000多人次,相称于全国眼科医生总数的1/4。20多年来,他积攒了20多万张角膜病人的图像,连连棋牌,成功开发出第一代人工智能角膜病诊断体系,诊断准确率达87%。

  常怀医者仁心

  近两年,姚玉峰先后为两位年逾九旬的老人施行了高难度白内障手术。手术前的两位老人,都面临失明。他们四处求医,获得的回答都是:病情重,超高龄,手术风险太大。面对老人对光明的渴望,姚玉峰说:“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心愿,我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。”最终,两台高难度手术都得到了成功。把风险留给自己,把幸福留给患者,这就是他的情怀和担当。

  脑干肿瘤和颅底肿瘤,历来被称为手术“禁区”。能闯入这个“禁区”的医生,要艺高胆大,更要有非凡的勇气和毅力。

  “看见了!我看见了!”在浙大医学院隶属邵逸夫医院眼科病房里,一名75岁的老奶奶终于见到久违的光明。她喜悦的声音在颤抖,拉着医生的手也在颤抖。

  勇闯医学“禁区”

  “人命至重,有贵千金。”医生是一个崇高而神圣的职业。长期以来,宽大医务事情者弘扬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贡献、大爱无疆的精神,守护亿万群众的安康,赢得了全社会的赞誉。

  核心阅读

  生命高于所有

  “生命高于所有。看到一个个小生命被救过来,自己支付多少都值了!”王荃说。

  王东进是南大医学院隶属鼓楼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师,他有一支弱小的“亲友团”。这个亲友团的成员,都是他最牵挂的病人。在手机里,他珍藏着一张两个宝宝的照片。“这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所生的孩子。姐妹的主动脉瓣都出了问题,我们给姐姐采取了肺动脉瓣挪到主动脉瓣的技术,给妹妹运用了机械瓣。现在两个人都结婚生子!”

  张俊廷日复一日,凝神敛气地在细如发丝的神经与血管中央,探求每一线可能的活气。寂静的手术室,但见手术刀一点点移动,颅底肿瘤一点点地被剥离。如此精致的动作,屡屡重复千万次,才能接近完美。

  接收过开颅手术的病人,头皮上都会留有瘢痕。张俊廷觉得,假如头皮缝得不齐,遗留的瘢痕就可能很大,今后病人一梳头心境就会变坏。因此,他缝头皮时,总是千方百计缝整齐。他说:“手术没有来回批改的时机,必须事先斟酌到每一个细节。”

  为她做眼角膜手术的是眼科主任医师姚玉峰。1995年,他放弃国外高薪聘任,回国后做了世界上第一例不会发生排斥反馈的角膜移植手术,被国际眼科界命名为“姚氏法角膜移植术”。这是一项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并被首次载出世界角膜移植史的技术。

  作为北京儿童医院急诊科主任,王荃每天都在争分夺秒,与光阴赛跑。

  “高度疑心暴心。赶快接洽心内科,快去药房取大剂量激素!”王荃快速发出一系列指令。急诊科的医生一听“暴心”,连忙飞驰行动。这是致死率极高的突发性心脏危急重症,能不能挽救过来就在分秒之间。女孩很快出现手脚发凉等心肌坏死症状。由于诊断准确和果决用药,女孩获得了及时救治。